专题首页

专业目录

浙大招生

专业名称:历史学

专业导游:人文学院梁敬明教授

 

Q1:历史学专业的学习(研究)对象是什么?

  历史学是一门相当古老的学问。在传统时期,史学的主要功能是作为统治术的基础性知识,所谓“资治”、“以史为鉴”等说法所指即是。在现代学科体系中,历史学具有重要的基础性地位,欧美著名大学中都设有实力雄厚的历史学系。

  历史学的研究对象相当广泛,凡是业已逝去的人类社会各个方面以及人与自然互动历程皆可纳入历史学的研究范畴中。从传统来看,政治史、军事史、外交史等是历史学研究的主流。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等兴起,历史学更加注重跨学科借鉴,研究对象日益多样化。另外,史学研究的方法理论以及史学自身的发展演变都是历史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Q2:历史学专业本科核心课程有哪些?

  历史学专业的本科核心课程主要有:从传统到现代、世界文明史、中国古代史专题、中国近代史专题、二十世纪中国史研究、世界古代史中世纪史专题、世界近代史专题、二十世纪世界史研究、中国史学史、外国史学史、中国历史文选、海外中国学文献选读等。

Q3:学历史学专业的学生需要具备什么特质?

  进入历史学专业的学生,应该逐渐改变中学应试教育背景下被动式学习、等待式学习和死记硬背历史知识的状况。学生要善于独立思考,增强问题意识,积极利用各类图书资源和数据库资源,接受系统的历史学专业训练,重新梳理历史知识体系。从研究角度来看,应遵循“论从史出、史论结合”的专业特性,平时还要重视材料尤其是原始材料的积累,逐渐养成严谨、踏实的作风,并做好学术规范。

Q4:在历史学专业学习过程中,有可能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学制(大类招生、春夏秋冬四学期制)和培养方式(宽口径、强交叉)的改变,学生进入历史学专业时间较迟,专业学习时间短。此外,受大历史系解体的影响,原有的文物博物馆学、档案学、图书馆学等的基础知识在历史教学中被剥离。诸多因素导致学生历史学基础知识体系的系统性和完整性不够,通史不通,专史不专,专业研究能力较弱。有鉴于此,这些是需要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加以注意和克服的。

Q5:历史学有哪些价值与功用?

  对于人类,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历史记忆绝对不能抹去,历史是人类的精神财富,所以历史学实际担负起了文明传承的作用。知往才能鉴今,这是每个时代都必需的。任何专业,只要你足够优秀,能坚定方向,其结果必定不会让你失望。《中国青年报》刊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历史系何以人才辈出”,这篇文章就是介绍我们浙江大学(杭州大学)历史系在人才培养等方面的显著成效和系友在学术、教育、经济、管理等领域的杰出贡献。建议大家找来读读!

Q6:现实中有哪些问题需要通过历史学专业的人才来解决?

  因为历史学本身涵盖范围大,所以历史学专业的人相对来说视野更加宽广。从基础层面来说,普通民众历史常识欠缺、历史敬畏意识薄弱等,需要历史学专业研究者借助各种途径和公众平台,如大众读物、开放式讲座,特别是当下新传媒技术去加以改善,公众史学正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从实际运用层面来看,如近期出现的雾霾问题、禽流感问题等,历史学者可以从环境史、疾病史的角度为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历史学并非象牙塔中的学问,古人早有“经世致用”的理念,历史学专业的人是需要也能够在当下的社会生活领域中发出自己的声音的。

Q7:历史学专业的毕业生,主要面向哪些行业就业?

  历史学专业的毕业生除继续深造外,主要就业去向包括:在科研机构、大中专院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在各类新闻传播机构从事社会热点问题分析、社会新闻调查工作;在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社会发展规划、社会政策研究、社会调研分析、社会工作管理,以及文秘等工作。以2007—2010届毕业生为例,四届共68人,其中27人免试保研,4人考上研究生,4人出国,2人去香港,2人考上公务员,29人就业于企事业单位。

Q8:历史学专业有哪些知名校友?

  从历史上来看,浙江大学历史系曾有一批蜚声海内外的著名学者,如张荫麟、陈乐素、谭其骧、向达、刘节、沈炼之、钱穆、张其昀等。目前不少校友在学术、教育、经济、管理等领域颇有建树,如王旭烽女士是浙江省第一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南都集团董事长周庆治则是商界巨子,上过福布斯中国大陆首富排行榜。外交部副部长谢杭生、海关总署副署长胡伟、浙江卫视主持人舒中胜等也是历史系毕业。此外,本系杰出系友资助设立“七七学长基金”,按每位学生每年6000元的标准运作。


 

历史学最吸引我的——

  决事自有理论与方法,理论求之于经验和理性,经验求诸历史。科学、人、社会、国家,概割不断与自身从前的联系。纵论创新,不知何以来,将往何处去?又如,今之信息存量似指数暴增,但披沙拣金能助力于将来者几何?唯待历史拣之,唯以历史鉴之。

——2012级本科生姚淇

  关于历史,那些波澜壮阔的变迁、惊心动魄的事件、大起大落的人生让我学会了敬畏与谦卑,然而,也正是这些起承转合、荣辱悲欢、生离死别,让我多了几分从容与豁达。

  关于历史学,不时的“剧情反转”与时时的视角转换让我养成了严肃与谨慎的性格,然而也正是不断的颠覆与重塑,赋予了我质疑与反思的勇气。

——2013级本科生冯丰

  进入历史系一年多,最直观的感受首先是这个专业带给我它的乐观与包容,无论以后是否从事历史工作,这对我来说都是珍贵和值得感激的;其次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包括对变迁的理解,对人情的体察,还比如对人物的认识在经历调整,一个人物牵涉到的一切,远比自己所掌握的和想象的要复杂,每当走近去了解一个人物,就宛若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它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最后,历史学有其魅力所在,也有枯燥艰深的一面,有令人迷茫的时刻,可能其他学科也是如此,不单单是选择念历史系,所有选择都包含取舍,这些都会逐渐体会到。这是我的一些浅薄的感受。

——2013级本科生丁书颖

 

  历史学作为一门非实用型基础学科,被人们冠以“长期冷门”的头衔。但是,这样看似不赚钱的专业真的就没用吗?我认为不是的。

  首先,历史学处于整个社会科学的主干位置。所谓主干学科,即是“非衍生”学科。有人形象地比喻历史学是“搬砖的学科”——这样的比喻在某种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即无论研究政治学、经济学或者社会学,都不可避免地要掌握历史学的相关知识。除此之外,历史学不以建构理论为主要目的,这与其他学科有很大不同。现在许多社会科学都模仿自然科学,尝试建构一套完备的理论,试图囊括所有“知识”,甚至搞起了“帝国主义”,侵入其他学科。历史学的态度要谦虚得多。由于历史的偶然性和复杂性,历史学家通常是拒绝范式的,但就是因为此,历史学才显得更“扎实”。

  其次,历史学严谨的训练无论对未来的学术生涯还是从事其他工作,都是极有帮助的。一方面,若是未来从事社会科学的学术工作,那么必不可少地要研究过去发生了什么,否则论文论证的主题将会建在“流沙”之上。然而,为了更合理地“阐释”历史,历史研究者们要通过古籍、考古资料、传记、外交文件、前人研究成果,甚至是文学(例如田余庆先生就利用过《世说新语》来研究东晋的门阀政治),要竭尽所能去搜集、整理、分析材料,这样的训练可能只有历史学才有。不仅如此,历史学追求“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不容忍妄下结论的行为。经过了这样的训练,再掌握其他学科的理论,就不难开展工作。另一方面,学历史对从事其他工作也是有好处的。前不久一位学新闻的同窗抱怨新闻不是做传媒时表示,“新闻学大概不能放在中文系,应该放在历史系吧”。我猜他的意思是想说,希望新闻学能够像历史学那样以“尽其所能还原事实”为己任。历史学的训练,对一个有抱负的“强者”来说,如虎添翼。

  最后,历史学能够保存这个年纪应有的典雅。在当下这种“浮躁”的社会中,“向钱看”和“功利主义”早已充斥着人们的头脑。现在,学生们很早就想着走一条捷径,学一个他们高中时一点都不了解但看似很赚钱的专业,成就“辉煌的一生”。然而,在本科期间,在二十岁左右的青春里,过分追求外在的满足甚过追求内在的充盈,这没有一点点悲哀吗?学习历史这样的基础学科,可以让你遍览整个人类文明史;而当你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

  当然,历史学这样的学科本来就需求量不大,一方面,社会不需要那么多职业历史学家;另一方面,学习历史学的“枯燥”与“艰难”也不是那么值得来体会的。但是,如果你想做一番大事,求学阶段不想止步于本科,想保有一颗“纯真的童心”,并且相信自己的能力足以在未来养活自己,那么,欢迎你,青年历史学家!

——2013级本科生宋迪

  历史学不是我们以前认为的各种奇闻逸事,而是一门严谨细致的学科。学习越深入,越感到历史学的蔚为大观,兴趣越浓厚,同时也感到自己历史知识的不足,想要学习的越多。

——2014级本科生殷卫莹

[返回]